新闻中心
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中心 >
全聚德内忧外患加剧 净利下滑超三成
点击数:

即使牵手互联网公司启动商业化变革转型,但仍没有改变“烤鸭第一股”中国亚洲最佳游戏平台全聚德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全聚德,002186.SZ)业绩疾速陨落的轨迹。

日前,全聚德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,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7.76亿元,同比下滑4.53%;实现归母净利润8865.71万元,同比下滑34.81%。记者梳理发现,此次全聚德暴跌的净利润,已创下上市12年以来的最大跌幅。

众所周知,全聚德曾经是北京前门最具代表性的必吃品牌之一,为什么在中国商业全面进入互联网化时代,这个拥有154年历史的品牌却意外掉队,且成为大众口中的“试吃”品牌?而在全聚德业绩利润双双连续7年停滞不前的背后,其内忧外患的发展困境似乎愈发严重。

全聚德深陷“试吃”困境:净利下滑超三成,被指是“互利网时代转型失败者”

创12年上市新低

创建于1864年的全聚德,曾一度是“北京烤鸭”的代名词。2007年11月,全聚德正式在深交所上市,被称为“烤鸭第一股”。

近日,全聚德发布的2018年度业绩快报显示,2018年,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7.76亿元,同比下滑4.53%;实现归母净利润8865.71万元,同比下滑34.81%;基本每股收益0.29元,同比下滑34.82%。

记者对比了解到,全聚德增长数据远不能赶上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,2018年全国餐饮收入实现42716亿元,比上年增长9.5%。对于其盈利能力大幅下降的原因,全聚德在公告中解释,主要是受餐饮市场影响,公司第四季度营业收入未达预期目标。

记者还在公告中看到,全聚德表示,由于公司相关企业存在商誉减值风险,基于谨慎性原则,公司计划在年末对上述商誉计提相应的商誉减值准备。

记者梳理数据还发现,全聚德净利润同比下滑的幅度,已创下其上市以来的最大跌幅,而这种净利润的下滑态势,自从2012年,全聚德创下营收19.44亿元、归母净利润1.52亿元的最高纪录之后,已经持续了6年。

全聚德财报数据显示,2013年,全聚德营业收入下滑2.13%,归母净利润下滑27.62%;2014年,全聚德营业收入下滑2.96%;2016年,全聚德营业收入下滑0.33%;2018年,全聚德营业收入下滑4.53%,归母净利润下滑34.81%。

也许是受全聚德持续盈利能力下滑的影响,此前曾是全聚德第二大股东的IDG资本管理(香港)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IDG资本)不惜亏本减持。

根据全聚德财报显示,11月22日晚,全聚德发布IDG资本告知函,持股5.63%的IDG资本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减持所持全部公司1737万股股份,减持原因为资金安排需要。

而这已是IDG资本第二次减持。记者了解到,2018年1月末,IDG资本曾公布过一次对全聚德的清仓减持计划,但并未顺利实施。彼时,IDG的持股比例为5.87%,截至8月6日该计划期届满,其减持总数仅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0.24%。

如果以全聚德2017年第三季度的平均股价为19.34元为基础粗略计算,IDG资本建仓全聚德可能投入了约3.5亿元。如果参考2018年11月23日收盘价估算,IDG资本目前所持有的这部分股权市值约2.04亿元,加上此前已套现的1025万元,IDG投资全聚德已经浮亏了1.3亿元,浮亏比例为38.86%。

“此举说明全聚德逐步变弱的盈利能力已经让二股东变得不满,即使是老的资本方,最终也不得不选择亏本清仓。”有谙熟行业的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说,这说明资本不看好全聚德的未来发展。

2月14日,全聚德股价再次迎来拐点,收盘价11.29元,收报11.89元,跌幅0.42%,与年初相比下跌了约40%,市值蒸发约60亿元。

2月15日,记者致电全聚德对外公开电话,不过截至发稿,记者并没接到关于提出的相关问题回复。

内忧外患加剧

“全聚德之所以陷入大幅下滑的盈利困境,最主要的是产品本身出了很大的问题,几乎成了消费者的‘尝试’品,很难让消费者能回头再来;而在中国商业全面迈入互利网的转型时代,全聚德也成为了典型的转型失败者。”有餐饮行业的资深人士对记者分析说,如何重新赢得消费者胃口以及实现全面商业化转型,无疑是日益内外交困的全聚德必须直面的问题。

记者从多个点评网站如大众点评、饿了么、微博甚至知乎上获悉,均有首次尝试全聚德烤鸭的顾客吐槽称,不好吃、贵、服务以及食品卫生等问题,看来全聚德在群众中的口碑形象以及食品和服务都要有不小的改进,才能赢得更多消费者的好评。

全聚德深陷“试吃”困境:净利下滑超三成,被指是“互利网时代转型失败者”

其实,据记者了解,面对中国商业化的到来,几年前全聚德也进行了互联网外卖转型,但今天看来,似乎并不成功。

资料显示,2015年,全聚德与重庆狂草科技有限公司达成合作,打造“互联网+餐饮”模式的“小鸭哥”烤鸭外卖品牌鸭哥科技。

根据当时的资料介绍,通过包制鸭卷、配送上门、自动加热等方式,市场定位针对中高端白领及家庭用户,在重庆本地外卖平台进行实验性推广。并于2016年4月在北京市场上线“小鸭哥”,与百度外卖签订战略合作协议,试图打造全聚德外卖生态系统。但是到2017年中期,鸭哥科技便已停业。其财报显示,2016年鸭哥科技亏损金额达1344万元。

有曾在外卖点过全聚德食品的消费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全聚德外卖的口感,与店内的口感差异很大。

“近些年,就算是去前门全聚德的店面,似乎也不能吃到先前全聚德的味道了。”采访中,全聚德的一位早期消费者告诉记者,现在价格不仅贵,而且不能普惠消费者,也最终把想体验全聚德的消费者挡在了门外。

“全聚德此举其实是在用折耗品牌形象来赚钱,如果一个高端的产品成为了一个低端的外卖。不计后果的渠道扩张折损了品牌价值,对于全聚德这款招牌来说,无异于品牌自杀。”另有人士表示,这或许就是全聚德整体转型的发展困境,而随着国内商业全面互联网商业化,全聚德这种困境或将加剧。

上述人士对记者分析说,互联网的蓬勃发展和餐饮消费不断升级,国企背景的全聚德在尝试创新方面有所停滞,特别是在营销、口碑培养、品牌年轻化方面多下功夫,弥补欠缺;而在创新方面,应在模式有所体现,比如通过售卖袋装烤鸭的形式做到“餐饮+零售”,渗透二三线城市,布局渠道下沉。

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类烤鸭店大董烤鸭、羲和雅苑、四季民福的服务质量或者价格上的竞争导致全聚德的优势丧失。“消费升级加速,消费者对传统品牌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,而在形式上也应该顺应潮流,加强菜品开发,提升服务体验,才能使全聚德凤凰涅槃。”有业内专家对记者分析说。


Copyright © 2018 www.ag8866.comwww.ag8866.com_环亚ag8866官网_亚洲最佳游戏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
联系电话: 电子邮箱:329435598@qq.com 公司地址:技术支持: